You are here

红楼梦丝绸密码:第三集 皇帝的秘密任务

文 / 李建华

 

前面,我从丝绸的角度切入,给大家详细分析,为什么《红楼梦》中贾宝玉他们家,在现实中的原型,是清代管理江宁织造的曹家。那么,这个既做丝绸,又当密探机构的江宁织造,究竟替皇帝完成了哪些本职任务和密探任务?

首先,来说本职任务,做丝绸。做什么丝绸产品呢?之前,我们提到了龙袍、孔雀锦、上用丝绸等。除了这些,江宁织造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,就是做诰帛。说诰帛,大家可能不知道,我说圣旨,大家就能明白了。清代早期、中期,圣旨基本上都在江宁织造完成。换句话说,那时圣旨是江宁织造的专利产品。今天,我带来一个仿制的清代圣旨,给大家展示一下。清代江宁织造做的圣旨,有几个特点:

一、全真丝制成,材料用最好蚕丝。清代,浙江湖州产的蚕丝,品质是最好的,有“湖丝甲天下”一说。所以清代的圣旨都是用湖丝织成的。这样,才能衬得出圣旨的重要性,才能衬得起皇帝的身份。

第二、不像电视剧里看到的,圣旨正反两面都是黄色的。清代颁给不同级别官员的圣旨,颜色是不一样的。一般,颁给五品以上官员的圣旨,是多彩圣旨。有三种、五种颜色,甚至有七种颜色的。官员级别越高,颜色越丰富。我手上的这个,就是五种颜色的。

第三、长度也不像电视剧里看到的那样,好像宣读圣旨的太监,两手一拉那么长。实际上,真正的清代圣旨可比电视剧里的长多了,长的将近5米,短的也有2米。清代的圣旨,用两种语言写成,一种汉文,一种满文。汉文从右往左写,满文从左往右写,最后在中间会合。清代太监宣读圣旨,要这样,嘴里要读,一只手要把读完的内容卷起来,另外一只手,要把下面的内容推开来。三个动作同步进行,还是有相当大的难度的。观众朋友有兴趣,可以试试!

第四、圣旨的两端有两条银龙。这两条银龙,不是印上去的,而是用银丝线织出来的,相当于圣旨的防伪标识。圣旨上都是皇帝的话,都是天子的命令,如果有人假传圣旨,会天下大乱。所以在织造的时候,就做好防伪措施,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做圣旨,包括之前提到的做龙袍、孔雀锦、上用丝绸等等这些,就是我所说的,江宁织造作为皇家御用丝绸织造机构,它的本职任务。而且因为曹雪芹家对江宁织造的管理改革,还促进了整个南京地区丝绸业的繁盛发展。

之前,我们说了江南三织造,就是位于南京的江宁织造、杭州织造和苏州织造,不仅仅做丝绸,它们还为康熙皇帝完成了一些秘密的任务。那么江宁织造的曹寅除了这些做丝绸的本职任务,他还替康熙皇帝完成了哪些秘密任务呢?

在现今留存下来,江宁织造曹家给康熙的密折里,我们可以看到,曹寅完成的秘密任务有很多。我选两个最有代表性的,给大家说一下。第一个叫“密探熊赐履”。

在查阅江宁织造曹家的密折时,我发现一个特别的现象。康熙对住在南京地区的一个官员特别上心,三番五次要求江宁织造的曹寅去打听他的情况。第一次是在康熙四十八年三月,曹寅上了一道秘密奏折,把江南地区近期的米价情况,给康熙汇报一下。康熙在批复的后面,冷不丁地问了一句:熊赐履近日如何?曹寅在下一封密折中,马上给康熙汇报了熊赐履的情况,说他一般都待在家里,南京的官员来拜见他,都不接见,偶尔和一些文人、和尚一起去看看花、做做诗,没有什么特殊情况。

江宁织造曹寅奏报米价及熊赐履行动并进诗稿摺
康熙四十八年三月
  江宁织造.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:恭请圣安。
  本月十一日臣家奴赍捧御批摺子回南,奉旨:江南米价,有奏摺进来必入摺奏闻。 熊赐履近日如何?钦此。
  臣探得苏州平常食米每石一两三四钱不等,江宁平常食米每石一两二三钱不等,总因江西、湖广禁粜,兼近日东北风多,客船不能下来之故。今地方督抚已经移文江、广开禁,往前天气大晴,西南风多,米船运行,新麦上场,米价可以无虑。又河南光州、固始等处,系两淮行盐之地,每年盐去米回。去年河道干旱,不能重运,所以扬州米贵。今年河路水好,目下由洪泽湖下来头船已到淮安,载米十万馀石,后仍有堆积三十馀万石。此米陆续一到,江苏价亦少可平矣。
  再,打听得熊赐履在家,不会远出。其同城各官有司往拜者,并不接见。近日与江宁一二秀才陈武循、张纯及鸡呜寺僧,看花做诗,有小桃园杂咏二十四首,此其刊刻流布在外者,谨呈御览。因其不与交游,不能知其底蕴。谨据所得实奏,伏乞睿鉴。
朱批.知道了。并诗稿发回。

 

这个叫熊赐履的人是谁呢?怎么会让远在北京,隔着千山万水的康熙皇帝这么关注、这么上心呢?

了解清史的朋友可能知道,这个熊赐履,是康熙朝一个十分有名的大臣,还是康熙皇帝的汉学老师。他,顺治十五年考中进士,康熙即位之初,他曾经向少年康熙进呈了一本《万言疏》。《万言疏》的矛头,直指当时把持朝政、以鳌拜为首的四位“辅政大臣”,明确提出“根本切要,端在皇上”。正是这道《万言疏》,让少年康熙对熊赐履刮目相看。康熙八年除鳌拜,从此,熊赐履的政治地位迅速提升。先是调到翰林院,负责给皇帝讲课;5年后,康熙十四年,又升任内阁学士,是康熙身边非常重要的大臣。

那么这样一位深受康熙皇帝信任的帝师,备受重用的一品大臣,怎么跑到曹寅待的南京去了?要知道熊赐履的老家本是湖北的,而且他在京城做官做得好好的,为什么会突然到南京常住了呢?

原来熊赐履是因为一件哭笑不得的事情,无奈之下,才跑到曹寅待的南京去了。这件事,说来叫“死要面子活受罪”。

我们知道,在清朝,大臣们上奏的奏折,一般都是要经过内阁大臣批改后,才交给皇帝。熊赐履当时任内阁大学士,主要工作之一,就是给康熙皇帝批改奏折。

康熙十五年的一天,康熙皇帝批奏折时,发现有本奏折审核错了。他很生气,对太监说:“你去问问这本奏折是谁批的,怎么这么糊涂,以后让他们睁大眼睛,仔细给我批,耽误了国家大事,小心朕摘了他们的乌纱帽。”

太监把皇帝批好的奏折搬到文渊阁,也就是熊赐履这些大学士们审阅奏折的地方。把皇帝很生气的情况告诉了他们。大学士们一听,都赶紧推脱,说批错的奏折和自己无关。熊赐履嘴上也推脱,可心里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咯噔,他想:“不会是我,头昏眼花,批错了吧。”虽然心里忐忑得很,可表面上,他还是装得没事一样。

第二天一早,天还没亮,熊赐履就偷偷摸摸赶到了文渊阁。把昨天皇帝看过的奏折一本一本翻出来。最后发现,哎呀,那本批错的奏折,还真是自己批的。里面还夹着一张纸条,写着“熊赐履批”。当时的惯例是这样的,官员的奏折先呈到文渊阁,由一名工作人员,把奏折分好,这些是谁审核,那些是谁审核,做好登记。然后分给每个大学士,大学士审完后,由太监拿给皇帝,皇帝批完,再由太监直接还给这个工作人员,工作人员拿回来,跟之前的记录核对一下,写上“某某批”的签条,夹到每个奏折里,存档。

熊赐履看到那个批错的奏折,还真是自己的,而且工作人员已经把“熊赐履批”的签条都夹进去了。心想,这下坏了,这事要是传出去,皇帝怎么看我,我的面子还往哪搁。正所谓病急乱投医,人一着急,就容易一步错,步步错。这时,熊赐履脑袋瓜一转,想起了他的一个同事,叫杜立德。这人平时做事有点迷迷糊糊的,以前也批错过奏折,不如干脆把这事栽到他头上,让他背个黑锅。想到这里,熊赐履赶紧写了一张“杜立德批”的签条,夹到那本批错的奏折里。把写着“熊赐履批”的签条抽了出来,抽出来后怎么处理?这可是罪证啊。熊赐履的举动,简直让人大跌眼镜,他怎么做的?他,直接把这张签条噻到嘴里,吧唧吧唧,嚼着吃掉了。估计还在想,哈哈,这下死无对证了。大家看看,一个正一品大学士,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真是让人匪夷所思。更离谱的,还在后面。

一会儿,其他大学士来上班了。熊赐履一见杜立德,就主动凑上去说:“杜老先生,您昨天又迷糊了,那本批错的奏折是你的。”杜立德一听急了,说:“话不能乱说,你说是我批错的,有什么凭证。”熊赐履等的就是他这句话,他得意洋洋,把昨天那本批错的奏折找出来,打开给杜立德看:“你看看,里面还夹着“杜立德批”的签条,白纸黑字,可不就是你批的?”

杜立德虽然平时迷糊,没想到这次居然清醒得很。他说这个奏折不是我批的,我记得很清楚。而且这个签条上的字迹,看上去像是你熊赐履写的。肯定是你自己批错了,要嫁祸给我。

熊赐履本来想,杜立德稀里糊涂认了这笔烂账就算了,不过是面子问题,皇上其实也不会太追究的。可这家伙今天脑子怎么这么清醒。这下他有点急火攻心了,反驳到:“我堂堂一个首席大学士,从来没批错过奏折,明明是你批错了,还说我嫁祸你,你到底是什么居心。”

两个人,你一言我一语,在文渊阁里激烈地吵了起来。其他大学士们劝都劝不住。正吵得不可开交,有一个叫觉罗沙麻的大学士说了一席话,顿时全场人都呆住了。觉罗沙麻说:熊大人,你别吵了,昨天我有事,没回家,睡在了文渊阁南边的床上。今天早上你没看见我,我可看见你了!你在翻奏折,还把签条吃到肚子里了。本来我不想说的,可你们吵得也太不像话了。

熊赐履一听,顿时目瞪口呆,满脸通红。如果地上有个洞,他恨不得马上钻下去。杜立德,也是个直性子,他说,你熊赐履心眼太坏了,自己做错了事,还嫁祸给我。他实在气不过,就告到康熙那里去了。康熙一听,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气的是,熊赐履作为一个正一品大臣,平时教育别人都是头头是道,轮到自己犯错,就百般抵赖,实在是言行不一。好笑的是,死要面子活受罪,一把年纪、四十多岁的人,连吃签条这种事都做的出来,实在太荒唐。不过好笑归好笑,事情还是要处理的,不然别的大臣都会有意见的。

大家还记得前面康熙说过什么?“小心朕摘了他的乌纱帽。”没错,这句气话,最后真的在熊赐履身上应验了。《清圣祖实录》记载:“熊赐履欲掩饰己过,私取草签嚼毁。”、“希委咎于杜立德,殊玷大臣之职。应将熊赐履革职。得旨:熊赐履著革职。”熊赐履的乌纱帽真的被摘了,还被免去所有的职务。这就是史书中记载的,康熙十五年的“嚼签案”。

官当不成了,在京城也混不下去,脸面丢尽了。回湖北老家吧,人家都是衣锦还乡,自己怎么回得去?康熙十五年,熊赐履干脆带着一家老小,迁居到曹寅待的南京去了。

听了这个故事,大家是不是觉得,熊赐履这人挺糊涂,挺荒唐的。其实不然。熊赐履的确有真才实学,他不仅有学问,而且对治理国家很有想法,不然也不可能当到正一品的大官。而且康熙后来还把他,任命为太子胤礽的老师,教太子学习知识和治理国家的方法。

虽然熊赐履犯了错,被革了职,但康熙心里一直惦记着他,毕竟人无完人。几年后,康熙见“嚼签条”的事过去得也差不多了,重新把熊赐履召回北京,任礼部尚书。康熙三十八年,授东阁大学士,把他扶回了正一品的级别。到康熙四十五年,熊赐履71岁,康熙才同意他卸下所有的工作。因为熊赐履第一次被革职后,离开北京,把家也安在了南京,所以正式退休后,他就回到南京,也就是曹寅所待的江宁去养老了。

康熙四十八年八月,熊赐履突然去世了。因为前面康熙要曹寅打探过熊赐履的情况,所以曹寅知道康熙肯定很关注这个事情,就赶紧写了一封密折告诉康熙,说,皇上,熊赐履去世了,我已经去打探过他去世的原因,说是感染了痢疾。我怕这个说法不太准确,再打听清楚后,给您汇报。

江宁织造曹寅奏报熊赐履病故摺
  九月初二日,探得大学士臣熊赐履于八月二十八日未时病故。臣寅身在仪真掣盐,于二十九日闻信,即遣人探听访问何病,用何医药?据称:熊赐履先感寒成痢,卧床数日,遂不起。臣理应即报,恐传闻不真,谨探实具奏。
朱批:知道了。再打听用何医药,临终曾有甚言语,儿子如何?尔还送些礼去,才是。

果然如曹寅所料,康熙非常关注,在批复里这样写道:知道了,再打听用何医药,临终曾有甚言语,儿子如何?尔还送些礼去,总是。大家看看,康熙在这里连问了三个问题,用什么医药?临终的时留下什么话?他儿子怎么样?

江宁织造曹寅奏报熊赐履临终情形摺 

  熊赐履事,蒙旨知道了。再打听用何医药,临终会有甚言语,儿子如何?尔还送些礼去才是。钦此。 

  江南省中凡各衙门汉官,定例七日后俱有报帖,随其官职大小,即往祭奠。有交情者,厚薄不等。臣于前月已送奠仪二百四十两祭过,其子已收。 

  再,探得熊赐履临终时,感激圣恩,遗本系其病中自作。所服之药,乃江宁医生欧怡、戴麟郊、胡景升、张彦臣、吴庄、刘允吉之药。共病因脾胃不调,用药杂乱,后来遂不肯服。熊赐履今年已七十五岁,老病衰残,饮食不进,以致不起。大儿子熊志伊,年三十四岁,系监生,娶原任大学士余国柱女,另宅居住,不出交游,不知深浅。小儿子一个去年所生,一个今年所生。闻其遗言命葬江宁淳化镇之地,不回湖广。谨此奏闻。

朱批:闻得他家甚贫,果是真否?

曹寅不愧是皇帝信得过的人,很快就把熊赐履临终说了些什么话,生病看了哪些医生,吃了哪些药,以及儿子的情况,都认认真真打探好,汇报给康熙。其中还说道“探得熊赐履临终时,感激圣恩,遗本系其病中自作。”意思是说,熊赐履临终的时候,很感激皇帝,此外,他还留下了遗本,是他自己在生病之际,亲自写的。

大家想想,这下康熙满意了吧,消停了吧。可康熙没有,在批复里,又写道“闻得他家甚贫,果真是否?”,意思是说,听说熊赐履家很贫困,真是这样吗?大家看看,康熙又关心起熊赐履的家产情况来了。于是曹寅继续打听,把他所了解到的,熊赐履的家产情况,汇报给了康熙,按照曹寅的说法,熊赐履家也不是很贫困,和一般的汉族官员比起来,属于中等的水平。

江宁织造曹寅奏报熊赐履家产及生活情况摺 

  十一月初五日,臣家奴赍捧摺子回南,大学士熊赐履,伏蒙御批,闻得他家甚贫,果是真否?钦此。 

  臣细探得熊赐履湖广原籍有祖遗住房一所,田不足百亩,江宁现有大住房二所,田一百馀亩,江楚两地房田价值约可七八千两。其内中有无积蓄,不得深知,在外无营运生理之处。其家人上下大小约有百日。熊赐履在日未闻共向人借贷之事。其间或有门生故吏周济,或地方来往官员赠贻,故过日充裕,较之汉官大臣内,亦属中等过活,未见甚贫。臣谨据实奏闻,伏乞睿鉴。

 朱批:熊赐履遗本,系改过的,他真稿可曾有无?打听得实,尔面奏。

可是,康熙还没消停,又批道:“熊赐履遗本,系改过的,他真稿可曾有无?打听得实,尔面奏。”从这个批复,我们可以看出来,虽然曹寅在之前告诉了康熙,熊赐履的遗本是他自己亲手写的,但是康熙看过熊赐履的遗本后,对这个遗本产生了怀疑,认为遗本已经被人改过了。这里,康熙没有透露他怀疑的原因。但是根据《清.圣祖实录》的记载,康熙是看到熊赐履的遗本中,有熊赐履临终前推荐他一个亲戚去做官的内容,康熙认为,这和熊赐履平日的做事风格不吻合,所以产生了怀疑。一方面叫地方官去查,另一方面也叮嘱曹寅找到真正的稿子,打听清楚后,亲自到北京,当面汇报。至于曹寅到北京后汇报了些什么,我们现在就不得而知了。不过根据《清.圣祖实录》的记载,后来的事实,也确实证明了,康熙的怀疑是对的。熊赐履遗本,确实是他那个亲戚,串通熊赐履的家人改过的,推荐亲戚当官的内容,是他们私自加进去的。

这就是密探熊赐履的整个过程,听完这些,大家会不会觉得有点不正常?按理说,告老还乡的大臣去世了,皇帝赏点钱,安抚下家属,就行了。可康熙,连人家去世前看什么医生、吃什么药,说了什么话,家庭情况如何,遗嘱写了什么,都想打探清楚,尤其是遗嘱,还要求曹寅一定要找到熊赐履的原稿,然后亲自进京汇报。

难道康熙怕熊赐履临终前说他的坏话?当然不是。我认为,康熙这么关注熊赐履,应该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。

首先,熊赐履跟康熙的关系确实是非常亲密,他既是康熙的老师,又是重量级大臣,他从康熙刚登基开始就辅佐康熙,他的很多思想,对康熙治国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康熙对他确实要比一般的大臣更为关心。

其次,熊赐履当了这么多年的内阁学士,是一个很有学识,有见解的人。临终前还有一些治理国家想法和见解,留在遗嘱中,也是有可能的。所以,康熙尤其想知道熊赐履临终前到底留了些什么话。

最后呢,在熊赐履去世前,朝廷里经历了一件大事。这个大事的主角,跟熊赐履有关系。主角是谁呢?就是熊赐履的学生——太子胤礽。熊赐履从康熙十七年,也就是太子胤礽六七岁的时候,就开始担任太子的老师。在他去世前,短短一年里,他的学生太子胤礽就经历了一废一立,就是说被废掉了太子身份,又重新被拥立。在正史里,我们可以看到,太子胤礽其实前后一共经历了两废两立。自古以来,太子的废立问题,都是会引起朝廷震荡的大事。在这么特殊的背景下,康熙对太子的老师,熊赐履这样关注,尤其是对他的遗嘱这么上心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因此,从这几个方面,大家应该可以明白了,为什么康熙就要求曹寅一而再,再而三的打探熊赐履的情况。曹寅呢,也不负皇恩,在短短一年之内,就上了5道密折,详细的汇报熊赐履的情况。

“密探熊赐履”这种任务,是皇帝叫曹寅打听的。还有一些任务,是曹寅自己凭嗅觉判断出来,皇帝会感兴趣的事情。接下来,我再举一个“密探明孝陵”的例子。

康熙四十七年五月,位于南京的洪武陵,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明孝陵,在西北角坍了一个小洞。这样一件看似很小的事情,江宁织造的曹寅马上写了封密折告诉康熙,因为根据他的判断,康熙肯定对这件事情很关注。果然,康熙一听很紧张。他在给曹寅的批复里面写道“此事奏闻的是,尔再打听,还有甚麽闲话,写摺来奏。”意思是说,这个事情,你汇报得太对了,赶紧再打听,别人都说了些什么闲话,再写密折汇报给我。

江宁织造曹寅奏洪武陵冢蹋陷折

康熙四十七年五月二十五日

江宁织造·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:恭请圣安。
  目下上江米禁已开,客船六续运到有二百余只,惟湖广、江西尚未通运,督抚已经移文开籴,将来自可接济无虞。臣为核减缎匹事,至扬州与苏杭两处织造会议,因同李煦、运司李斯佺商量,公同捐赀买米,往来平粜。两淮商人亦感沐天恩,情愿于江、广卖盐买米,载回平粜,以仰体皇上好生之德。臣已会同李煦公折陈请。
  再,江宁洪武陵冢上西北角梧桐树下陷蹋一窟,口面有五尺余寸,深约二丈余,下视如井。臣念洪武陵有御赐碑额,太监看守,因民间讹言冢已蹋下,臣随往勘验,离地宫尚远十五丈余,毫不相关,原系当先培填之土不坚,日久值雨冲蹋,水流宝城之外。当有地方该管官员,即命陵户挑土填平。恐谣言流播,讹传失实,有廑宸衷,合先奏闻。
朱批:知道了。此事奏闻的是,尔再打听,还有甚麽闲话,写折来奏。

 

从这个批复里,大家可以看到,康熙紧张的是明孝陵坍塌了一个洞的事吗?不是!真正让他紧张的,是对于这个事情,江南的老百姓在议论些什么闲话,有些什么反应。

那么江南的老百姓对这件事究竟有什么反应呢?在曹寅下一封密折里,我们看到,明孝陵坍塌的事情,果然一石惊起千层浪,不仅南京的百姓,连扬州、镇江的百姓都在议论纷纷了。有的说坍塌的洞有十几丈,有的说是看守不负责,被盗墓的经常挖掘才引起的坍塌,也有的说是大明王朝气数已尽,老天爷让它塌的,等等。那么康熙为什么这么紧张这件事情呢?

因为康熙是清朝的皇帝,明孝陵对他来说,是前朝皇族的陵墓,具有很高的政治敏感性的,当时的江南地区还有很多明朝遗留下来的皇亲贵族和知识分子。而且江南地区的百姓因为一些历史原因,对清廷的仇恨也从未完全消除过,极易因为一些事件或煽动性的言论就引发所谓的“反清复明”。最典型的就是江宁织造设置那一年,也就是公元1645年的“剃发令”事件。清顺治二年,也就是清政府刚入关一年,朝廷就下令江南的官员和百姓,除了和尚和女子,其他的男的,在十天之内剃发,要将发型剃成满族人的形式,违抗命令的一律杀头。满族人的发型,大家可能影视剧中都应该看到过,前面一半剃,后面留一半部分编成一根大辫子。现在看习惯了,也还能看得下去。可事实上,这是清代后期才出现的发式,清代前期,统治者要求百姓剃的,可不是这种发型,而是几乎整个头剃得光溜溜,只在后脑勺上方留一小撮头发,编成小辫子。这种发型还有个标准名词,叫“金钱鼠尾式”,大家想象一下那是个什么样子啊,就是光脑袋上,留一撮钱币大小的毛发,编成一根小的小辫子,那根辫子像什么啊,像老鼠的尾巴。

所以对当时的江南百姓来说,首先,从形象上,把头发剃成这个样子,就已经是一种天大的耻辱了。再加上,江南百姓一直接受的都是汉族正统的文化教育,在他们眼里,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那是不能随便说动就动的。针对这种所谓的“留发不留头,留头不留发”的蛮横命令。当时江南百姓的态度就是 “头可断,发决不可剃!”。 有的百姓,甚至干脆以自杀的方式保护头发。相传当时苏州有一对卖面饼的夫妇,一辈子与人无争。剃发令下来之后,老夫妇直接选择双双悬梁自尽。由此可见,剃发令这个事情,算是触到了江南百姓的心理底线了,所以各个地方坚决反抗,甚至开始组织起了轰轰烈烈的起义,要反清复明。

清廷也不是吃素的,本来就是想借剃发这个事情,试探下江南百姓,到底服不服他们的统治。没想到江南百姓不仅不服,还要反清复明。这还了得,那就杀,杀到服气为止。所以清军在嘉定、扬州、江阴、苏州,几乎整个江南地区,都实施了残酷的镇压和屠杀,这个史籍上都有详细记载,惨不忍睹。

所以不难猜测,康熙皇帝是有这个担忧的,如果明孝陵坍塌这件事处理不好,说不定又会引发动荡和叛乱。

曹寅是深知康熙这些担忧的,所以他不仅包打听了这个事情,最后还处理好了这个事情。怎么处理的呢?他让看守陵墓的工作人员,把陵园开放三天,让百姓自由参观,百姓们看到原来只坍陷了一个小洞,而且离陵墓都还远着,根本不像谣言说的那样,坍陷了十余丈。所有谣言就不攻自破了,这个事情就自然而然过去了。

江宁织造曹寅再奏洪武陵冢蹋陷褶
康熙四十七年七月十五日
  江宁织造.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:恭请圣安。
  本月十二日,臣家人赍报明陵摺子回南,伏蒙御批:此事奏闻的是,尔再打听,还有甚麽闲话,写摺来奏。钦此钦遵。该臣细访得彼时民间讹称,洪武冢陷下深广十馀丈 ,扬州、镇江各处传闻略同。有疑看守不谨,盗发岁久致陷者,有说明朝气数已尽天陷者,有疑前明初起工程不坚者。小人之谈,纷纷不一。臣随回省往看,陷处甚小,不过二丈馀,查因日久土松所致,并无他故。且离冢甚远,毫无关碍。随令守陵人役,将宝城开放三日,许百姓纵观,咸知讹谬,至今寂然,遂无异说。随后已经填平,打扫完净。
 再,一念贼僧已经授首,群黎莫不举手称庆,从此穷闾富户,俱无晓夜之虞,咸感颂皇仁,有加无已。
  闻又贷免太仓王宦一家,圣恩宽大,自古未有,民间稍知诗礼之人,俱闻有泣下者 。臣目击乡绅士庶传说如此。
  又,臣前奏徽、宁、池、太等处雨水甚大,臣谴老成员役至彼处密密看验,回称因雨水过多,山水骤发,江边圩田口岸俱被冲倒。其太平府当涂县,有大官圩五十馀万亩,自万历年间倒后修筑,至今又百馀年,人民懈弛,久未防固,值骤水壅决,共中禾稻房屋,漂没甚多,今地方官现在开仓赈济。江宁及镇江下路一带,雨水亦大,低田晴后方可定分数,高田俱有十分收成。谨将晴雨录,自六月十六日起至本月十五日止,恭呈御览
  再,臣接家信,知镶红旗王子已育世子,过蒙圣恩优渥,皇上覆载生成之德,不知何幸,躬逢值此。臣全家闻信,惟有设案焚香,叩首仰祝而已。所有应备金银缎匹鞍马摇车等物,已经照例送讫。理合一并具摺奏闻,伏乞睿鉴。
朱批:知道了。

从这个事情,我们可以看出,曹雪芹的爷爷曹寅的智慧。首先,在给康熙汇报江南百姓议论的内容上,他非常谨慎,第一,什么看守不力,盗墓贼引起的,没有什么大逆不道的话。第二,什么大明朝气数已尽,大明王朝自己没造好等等,反而是说明朝的坏话的。这样,就避免康熙皇帝过于担心,过于焦虑。其次,在处理谣言的事情上,曹寅也非常有智慧。他并没有去解释、反驳那些谣言,他知道之所以以讹传讹,是因为不明真相,所以干脆敞开陵园,让大家了解真实情况,最后谣言不攻自破。让康熙皇帝非常紧张的明孝陵坍塌事件,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平息掉了。

从这封密折中,大家也可以看到,除了以上我说的两个有代表性的密探任务外,江宁织造曹寅还要定期向康熙汇报江南地区天气情况、粮食收成,因为这些都是关乎百姓民生的。

从江宁织造的密探任务中,大家应该可以体会到,像曹寅他们打听的事情,表面上看,好像都是些细小琐碎、无关紧要的事情。实际上深入了解这些小事,背后其实都可以看到康熙的良苦用心。在江南地区安排耳目,替他打探消息,并不是说康熙皇帝,想了解谁对他不忠,想铲除异己。他一方面,想获得更多的信息,通过多个渠道,来更深入,更全面的了解他所管理的国家。另一方面,对同一个事件的,他可以进行对比,避免偏听偏信,从而做出英明的决策,这其实是康熙的治国策略,这样的策略对国家长治久安是有益的,对百姓民生,也是有益的。

通过前面的讲述,大家知道了,江南三织造中曹雪芹家管理的江宁织造,对应的是《红楼梦》四大家族中的贾家。大家也知道了,江宁织造给皇帝做了哪些本职任务,像前面说的龙袍、圣旨、上用丝绸等等,都是江宁织造的本职任务。其次我们还知道了,江宁织造还替皇帝完成了很多鲜为人知的秘密任务,比如密探熊赐履、打探明孝陵塌陷等。在下一讲中,我将给大家解密,苏州织造对应的是《红楼梦》小说中四大家族中的哪个家族,它又替皇帝完成了哪些本职任务和密探任务。谢谢。

 

集团企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