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 are here

红楼梦丝绸密码:第一集 四大家族原型之谜

文 / 李建华

 

大家好,今天我要讲的内容,全在我的手上。这是一本《红楼梦》,但可不是普通的书,这是一本丝绸版的红楼梦,中间每一页都是丝绸做的。您看!它的光泽和颜色,与普通的纸是不一样的。今天我要讲的话题,是“江南三织造与红楼梦”,讲的就是,康熙年间江南三织造,和《红楼梦》之间的故事。

首先,给大家介绍一下,什么是 “江南三织造”。中国古代,自西汉以后,历朝历代,宫廷内大多都设有一个机构,专门给皇帝、朝廷生产各种丝绸产品。

汉代的丝织业主要分为官营丝织业和私营丝织业两种。其中官营丝织业是由政府直接经营或控制的手工业,分为中央政府经营和地方政府经营两种类型。中央政府经营的主要是位于长安和洛阳,分别叫东、西织室。东、西织室生产丝绸的目的是为封建皇室、贵族与官员提供奢侈衣饰用品,也有用于赏赐和与周边民族的互市贸易及海外贸易等。

隋代主管官营手工业的最高机构是尚书省的工部;具体管理官府所需各项产品的机关是太府寺,太府寺下设置的司织、司染部门就是管理丝绸的织造和印染的。

唐朝的手工业分官营和私营两种。工部是主管官营手工业的最重要部门,直接管理的机构有少府监、将作监、军器监。少府监主管精致手工艺品,少府监下设有织染署,专门管理丝绸产品的生产。织染署的丝绸产品一般不对外销售,只供皇室和衙门使用。

宋朝的染织工艺,在唐朝生产的基础上,又有较高的发展。宋朝对丝绸染织十分重视,管理染织生产的机构相当庞大,分工也很精细。在少府监设了文思院,绫锦院、染院、裁造院、文绣院等机构,负责生产,并管理地方上的官办织造作坊。

元代,丝绸产业的格局已经定型,北方传统桑蚕经济优势地位逐步丧失,江南桑蚕经济优势地位逐步确立,桑蚕丝织经济,丝绸生产重心完成南移。元代,虽然是少数民族统治者管理国家,但是也设立了官办丝织局,对丝绸产业进行管理,官办丝织局其下有掌管纺织工匠的织染局、纹锦局、中山局、真定局等工局。

明代的官方织造机构,按经营管理体制,可分朝廷官局和地方官局。朝廷官局包括:设在南京的内织染局,又名南局,隶工部,料造进宫各色绢布;设在北京的外织染局,即工部织染所,以染练绢布为主;另在南京设有神帛堂和留京供应机房,前者专造神帛,后者备不时织造。地方官局分设在浙江、南直隶等八省直各府州,一共有二十二处织染局,嘉靖七年(1528)后约为十九处。朝廷官局大半只从事织品染练,而皇帝所用赏赐各项段匹,主要由苏州、杭州等府地方织染局分别织造、供奉。

而前面我所说的江南三织造,就是清代的三个官营丝绸织造机构。清顺治二年、三年的时候,也就是公元1645年到1646年之间,清政府相继在南京、苏州、杭州设置了三个官营丝绸织造机构。位于南京的叫江宁织造,另外两个分别叫苏州织造、杭州织造。江南三织造,用今天的话说,就是清代专门给皇室和朝廷管理丝绸,生产各种丝绸产品的丝绸企业、丝绸工厂!

江南三织造跟《红楼梦》能扯上什么关系?关系可大了!很多研究学者认为《红楼梦》中四大家族的原型,和康熙年间的江南三织造,有非常大的关系。而且这个江南三织造,不仅是做丝绸的,还是康熙皇帝的三个密探机构。那么这种观点有没有道理呢?我认为是有的。

江南三织造是《红楼梦》四大家族的原型,那江南三织造分别对应了四大家族的哪一家?江南三织造又是怎样成为康熙皇帝的密探机构?他们又分别替皇帝完成了哪些本职任务,哪些秘密任务呢?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将给大家一一剖析。

读过《红楼梦》的朋友,对书中四大家族都很熟悉。小说里的主要人物,基本上都来自这四家。故事一开始,曹雪芹就对四大家族有过一次整体的描述,也是四大家族唯一一次同时出场的片段。《红楼梦》第四回,“葫芦僧乱判葫芦案”。说的是贾雨村,刚到应天府当官儿,就接了一个人命关天的大案子。原来呀,是薛宝钗的哥哥薛蟠,为了抢一个丫头,也就是后来的“香菱”,让手下的人把一个姓冯的打死了。这个薛蟠嚣张得不得了,打死了人,好像没事人一样,大摇大摆地带着“香菱”和家人扬长而去,上京城去了。姓冯的家里人当然不肯罢休,就告到贾雨村这里,请他主持公道。贾雨村新官上任,三把火正没地方烧呢,就碰上了这样的事情,火气就来了,说:打死了人,就这样白白地走了?给我把他抓回来!这时,旁边一个门子,就是我们说的“差役”,使劲给贾雨村递眼色,让他不要下令。贾雨村也很谨慎,他想,我好不容易做到这个官,新官上任,人生地不熟的,如果不小心做错事,前面的努力岂不都白费了!因此贾雨村停止了下令,然后偷偷的把门子叫到密室,问:你干吗给我使眼色?为什么不让我去抓薛蟠?门子掏出一张纸给他。上面写着:

贾不假,白玉为堂金作马。

阿房宫,三百里,住不下金陵一个史。

东海缺少白玉床,龙王请来金陵王。

丰年好大雪,珍珠如土金如铁。

您有没有发现,我刚才强调了四个字——贾、史、王、薛,这都在这几句话里,就是《红楼梦》中的四大家族。其中这个“薛”,不是指别家,正是那个打死人的薛蟠他们家。

门子很严肃的提醒贾雨村,说这个叫 “护官符”。上面写的是本省最有钱、最有权、最有势的人家,如果不小心得罪了这样的人家,不但乌纱帽保不住,只怕连小命也难保呢。贾雨村听完,恍然大悟,他自己能当上这应天府的官,都是靠了护官符里面所写的贾家和王家帮忙,这几家的权势,他是深知的,看来这薛家同样确实是不可得罪的,不仅不能得罪,还得帮薛蟠把这个事情掩护过去才好。所以贾雨村后来胡编了一些理由,说薛蟠已经暴病身亡了,死无对证。然后让薛家赔给冯家一笔银子,胡乱审了一通,就草草结案了。

这就是我说的,《红楼梦》中曹雪芹对四大家族的整体描述,从这个片段中,我们可以看到,四大家族的一个特征,那就是权大势大,地方官员都得罪不起。

前面我提出了我的观点,说《红楼梦》四大家族的原型和康熙年间江南三织造有莫大关系。大家可能要好奇了,你不是说江南三织造就是给皇帝、给朝廷,做丝绸的机构吗?几个做丝绸的机构怎么可能像四大家族一样,有这么大权力,这么大的影响力,让贾雨村这样的地方官,怕成这样?

我告诉大家,这个江南三织造,在康熙年间,可是非常特别的三个机构。它们不仅仅是做丝绸的,同时还是康熙设在江南的三个密探机构,权势通天,是最能左右江南地区官员命运的三个机构。

接下来我就先来说一说,江南三织造是如何成为康熙的密探机构。

事实上江南三织造成为康熙的密探机构,是有深刻的历史原因的。康熙8岁登基,14岁亲政,在位61年,是中国古代史上在位最长的皇帝。康熙二十年,康熙皇帝平定了三藩之乱,在三番与清政府的战争中,江南地区是清政府最主要的物力、财力供应基地,引起了康熙的高度重视。他意识到江南地区,是国家税收的主要来源,是国家财政的根基,但是这个地方又是前朝势力残留最多的地区。江南天气的变化、粮价的波动、民心的浮动都有可能引起整个国家的动荡。因此康熙认为,必须在政治上进一步稳定江南地区的统治,经济上进一步扩大江南地区的赋税收入,文化上进一步笼络江南百姓的民心,国家才能长治久安。

所以,从这个时期开始,江南的情况,哪怕一些小事,在康熙心目中,都变得十分重要,江南地区的风吹草动,他都想了如指掌。这要在我们今天,那没什么难办的,上个网、打个电话、发个邮件,信息要多少有多少。可是清朝,那是300多年之前,皇帝没有这些工具,他也不可能老是自己跑到江南来微服私访。他大多数时间都只能坐在紫禁城里,让江南地方官来向他汇报。可是古代官场上的奏折,你懂的,都是官话套话,八九不离十,都是报喜不报忧,不是“风调雨顺、粮食丰收”,就是“百姓安居乐业”。这些套话虽然好听,可康熙是个明君,他知道真实的情况肯定不止这些,他生怕自己被蒙蔽了。那怎么办呢,他想,我与其听你们的官话套话;干脆,悄悄安排几个自己人,常驻江南,随时帮我打听情报、小道消息。这样,我得到的消息又准确,又可靠,江南的情况,就在我掌控之中了。办法倒是个好办法,可是安排什么人去呢,这样的人,可不能随随便便找,第一,必须对我忠心耿耿;第二,办事要牢靠、能力要强,不能惹出乱子。

对于这个人选,康熙想到了身边的一个御前侍卫,就是他的贴身警卫。这个御前侍卫是谁?不是别人,正是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曹雪芹的爷爷——曹寅。

曹寅出生于顺治十五年,比康熙皇帝小四岁,他从小就文武兼修,聪明好学,有神童的美誉,13岁就被挑选为御前侍卫,陪伴康熙皇帝读书,并保护皇帝。就一个御前侍卫,康熙皇帝怎么会觉得他是做江南密探最好的人选呢?原来这个御前侍卫,在康熙皇帝的心里,可不一般。两个人的情谊,比和亲兄弟还要好。这又是为什么?

曹寅,字子清,汉军正白旗人,父玺,官工部尚书。寅官通政使、江宁织造,兼巡视两淮盐政。性嗜学,校刊古书甚精,尝刊音韵五种及?亭十二种。工诗,出入白居易、苏轼之间。著有?亭诗钞八卷。又好骑射,尝谓读书射猎,自无两妨。又著有诗钞别集四卷、词钞一卷。

我们先来看一下曹家的发迹史。曹家的祖籍在今天辽宁省的辽阳市。现在可以查到的,最早出现在史料中的是曹雪芹的六世祖曹世选。在明朝天启元年,也就是公元1621年,清兵攻占沈阳时,曹世选被清兵抓了,当了俘虏,曹家全部分配到了和硕睿忠亲王多尔衮的麾下,入了正白旗包衣。包衣,用今天的话说,就是家奴。后来曹世选的儿子,也就是曹寅的爷爷曹振彦跟着多尔衮入关征战,还当了一名小小的军官,在跟着多尔衮征战的过程中立了不少战功。到顺治八年,多尔衮去世后,曹氏家族全部入内务府,由多尔衮的家奴变成皇帝的家奴。

公元1661年,康熙皇帝玄烨登基。就在这一年,曹寅的父亲曹玺,娶了一个叫孙氏的女子为妻,从此曹家的命运就和康熙皇帝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

这个孙氏是谁呢?她啊,不是什么大人物,从本质上来说也不过是康熙皇帝的家奴,但是因为她,曹家人在康熙心目中,就不再是普通的家奴了。为什么呢?因为她是康熙小时候的保姆。这个保姆,不同于我们今天意义上的保姆,她不管扫地、烧饭、搞卫生这些杂事;她的主要任务,就是教养皇子,比如教皇子各种做人的道理,宫廷的礼仪,教皇子怎么待人接物,以及督促皇子认真读书等等。

一般皇帝的保姆不止一个,康熙皇帝也不例外。但是康熙和孙氏感情最好。说起康熙,大家脑海里蹦出来的词,肯定是都是千古一帝,叱咤风云等等。可这个千古一帝的童年却十分孤苦无依。他虽然有父亲也有母亲,但是几乎没有享受过亲生父母的关爱。清代宫廷有一个规矩,妃子生下皇子后,都不能由自己抚养的,一般是放在阿哥所,由保姆教养。所以康熙皇帝小时候,亲身母亲就没见过几次。康熙的父亲顺治皇帝呢,大家知道,他全部的心思,都放在那个董鄂妃身上,对这个不是董鄂妃生的儿子,几乎都忘在了脑后。

没有父母的陪伴,这本来已经够可怜的了。可康熙皇帝小时候还不能住在皇宫,因为他出生不久,就赶上皇宫里天花大流行,天花,我们现代医学对它的定位是由天花病毒引起的一种烈性传染病,是一种致命的病。现在我们通过接种疫苗等方法,已经控制了它。但是在古代,得了天花的人,十有八九都难活下来。康熙皇帝的家族就有好几个人是得天花去世的。比如说康熙皇帝的伯父,和硕豫亲王爱新觉罗·多铎,还有前面说的他父亲顺治皇帝的爱妃董鄂妃,都是得天花不治身亡的。所以在清代宫廷内,那是闻天花变色。还没有出过天花的皇子,按照规定都要搬到宫外去,防止被感染。

所以,康熙皇帝幼年时,都是由保姆带着在宫外抚养的。有文献记载,康熙皇帝到晚年,回忆起自己的童年,都还觉得无限伤感,他六十岁大寿那天,本是普天同庆的大好日子,这个帝王却流露出无限的伤感,他跟自己的臣子们说,“因朕幼年时未经出痘,令保母护视于紫禁城外,父母膝下,未得一日承欢,此朕六十年来抱歉之处。 (《清圣祖实录》卷二百九十)。意思是说,我幼年时,因为还没有出过天花,是由保姆带着在紫禁城外长大的,没有享受过父母一天关爱 ,我这六十年来,每每想起这事,都觉得心酸。

想想也是,一个幼小的孩子,是多么渴望父母的关爱,这种关爱得不到,确实是一个人一生的遗憾,皇帝也不例外。没有父母的陪伴与教导,那么自然而然,,从小陪在他身边关爱他,照顾他的保姆,就成了康熙心中最亲的人。这一点,我也有体会。我女儿小时候,我和太太都特别忙。没办法,她从小只能跟着我家阿姨生活,所以她跟她的阿姨感情很好,我有的时候觉得,她对阿姨的感情,甚至都超越了我和她的妈妈。比如她每次出门,她最惦记的事情,就是给阿姨买礼物,不是给我们买礼物。一方面,我很欣慰,女儿知道感恩,很孝顺;另一方面,我们也很吃醋。这里我也想告诉观众,有时间还是要多陪陪自己的子女。

根据史料记载,康熙跟孙氏的感情,也是非同一般。我举个例子,康熙皇帝登基后,孙氏就出宫嫁给了曹寅的父亲曹玺。曹玺从康熙二年开始,就被派去南京管理江宁织造,曹家也搬到了南京。公元1699年康熙第三次下江南,到了南京,就住在江宁织造。当时孙氏已经68岁,走起路来都颤颤巍巍的。皇上驾到,曹寅搀扶着孙氏,出门拜见皇帝。自从孙氏出宫后,康熙已经有40年没见到孙氏了。久别重逢,他心中大喜,还没等孙氏下跪行礼,康熙就快步迎上前去,把她扶了起来,并大声向身边的大臣介绍,“这位,是我家的老人啊”。清代文献很生动地记录了当时的场景:“上见之,色喜,且劳之约:‘此吾家老人也。’赏赉甚厚。会庭中萱花开,遂御书‘萱瑞堂’三大字以赐。(清代冯景《解春集文钞》)第一个字,上,代指皇上。这里,大家可以看看,这康熙皇帝,是不是高兴得有点失态了啊?孙氏是他幼年的保姆,其实也就是家奴。皇帝居然在公开场合,当着大臣们的面,称她是皇家的长辈,这个明显是不太合适的。可是这也恰恰说明了,孙氏在康熙心目中的地位,这个场景也正是康熙真情的流落。从文献的记载中,我们还可以看到,康熙当场把下江南随身带的很多贵重物品,赏给了孙氏。还觉得不够,又提笔写下 “萱瑞堂”三个大字赐给孙氏。萱,上面一个草头,下面一个宣传的“宣”。萱草,古时代表了母亲,说明孙氏在皇帝的心里,真的像母亲一样。康熙希望孙氏能幸福长寿。

康熙己卯夏四月,皇帝南巡回驭,止跸于江宁织造臣寅之府。寅绍父官,实维亲臣、世臣,故奉其母孙氏朝谒。上见之色喜,且劳之曰:“此吾家老人也。”赏赍甚厚。会庭中萱花开,遂御书“萱瑞堂”三大字以赐。尝观史册,大臣母高年召见者,第给扶,称“老福”而已,亲赐宸翰,无有也。

这里不难看出,康熙内心深处,曹家是他自己家,曹家人就是他最信任的人。另一方面,曹寅13岁,就是康熙的御前侍卫,每天陪着他,保护着他,和他一起读书习武。用今天的话,他们俩是真正的“小伙伴”!康熙对曹寅十分了解,对他的能力、人品都很满意。因此,在康熙心里,“江南密探”的人选,曹寅最合适不过了。

密探人选好了,必须找个合适的身份做掩护。电视剧里,我们看到,一般的密探,明里开个茶馆儿、开个客栈、做点小生意,暗地里搜集情报、传递信息。康熙找了什么身份,给曹寅做掩护?不是别的,正是我前面所说的江南三织造。

康熙选江南三织造作为密探机构,有两个主要原因。

第一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南三织造,具有先天优势。首先,地理位置好!刚好位于江南3大核心城市,杭州、苏州、南京,这里是江南地区人口最密集,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交流最为繁荣的三个城市,如果将位于这三个城市的江南三织造设置为密探机构,就相当于建立了一个牢靠的情报网,三足鼎立于江南,基本上整个江南地区的一举一动就都在掌控之中了。其次,江南三织造和皇帝关系近!康熙之前,江南三织造都是归工部和户部管理的,钱、粮都由这几个部门拨放,任务也是由它们下达,江南三织造每段时期的运营情况,也要向工部、户部汇报。所以在康熙之前,江南三织造就是三个归属于朝廷职能部门分管的普通机构,就是三个做丝绸的机构。从康熙二年开始,江南三织造的性质就变了。它们不在由工部、户部管,而是直接划给了内务府管理。内务府是什么呢?就是皇帝的管家,管着皇帝一家子的吃穿住行。江南三织造划分到内务府,就相当于是从朝廷的机构,变成了皇帝自家的机构,它们的官员任命,也由原来的朝廷命官,换成了内务府包衣。从此江南三织造与朝廷其他职能部门以及地方政府之间,就没有任何利益瓜葛了。江南三织造向皇帝汇报工作时,就可以不用顾忌地方官员的利益得失和颜面,可以大胆的讲真话、讲实话。这些真话、实话才是康熙最想听到的。

内务府是清朝管理宫廷事务的机构。为清代特有,始设于顺治初年。至顺治十一年(1654)仿明制改内务府为十三衙门;十八年,裁十三衙门,复设内务府。自此遂为定制。

内务府是清代独有的机构,职官多达三千人,比事务最繁的户部人数多十倍以上,可以说是清朝规模最大的机关。内务府主要职能是管理皇家事务,诸如皇家日膳、服饰、库贮、礼仪、工程、农庄、畜牧、警卫扈从、山泽采捕等,还把持盐政、分收榷关、收受贡品。内务府主要机构有“七司三院”,最重要的是广储司,专储皇室的金银珠宝、皮草、瓷器、绸缎、衣服、茶叶等特供品。

内务府的组织渊源于满族社会的包衣(奴仆)制度,其主要人员分别由满洲八旗中的上三旗(即镶黄、正黄、正白旗)所属包衣组成。最高长官为总管内务府大臣,初为三品衙门,雍正十三年(1735)升为正二品,由皇帝从满洲王公、内大臣、尚书、侍郎中特简,或从满洲侍卫、本府郎中、三院卿中升补。凡皇帝家的衣、食、住、行等各种事务,都由内务府承办。内务府直属机构有7司3院。内部主要机构有广储、都虞、掌仪、会计、营造、慎刑、庆丰七司,分别主管皇室财务、库贮 、警卫扈从、山泽采捕、礼仪、皇庄租税、工程、刑罚、畜牧等事。另有上驷院管理御用马匹,武备院负责制造与收储伞盖、鞍甲、刀枪弓矢等物,奉宸苑掌各处苑囿的管理、修缮等事,统称七司三院。内务府还有三织造处等30多个附属机构。此外负责管理太监、宫女及宫内一切事务的敬事房也隶属总管内务府大臣管辖。1911年辛亥革命后,废帝溥仪仍居宫内 ,为皇帝服务的内务府也得以保留,直至1924年溥仪被驱逐出宫为止。

第二,曹家和江南三织造的渊源非同一般。曹家原本就是内务府的包衣,康熙二年江南三织造划归内务府管理后,曹寅的父亲曹玺,就被派往南京担任江宁织造。曹玺,原名曹尔玉,古代人写字都是竖着写的,有一次康熙皇帝写他的名字的时候,就把尔玉两个字连在了一起,变成了“玺”字,按理来说这是康熙皇帝写错了,可是皇帝是天子,是主子,主子怎么能有错呢?所以曹尔玉就将错就错,从此改名为曹玺。曹玺在管理江宁织造的同时,或多或少也给皇帝打探过一些江南的消息。他每次进京拜见康熙,都要把江南地区的情况,仔仔细细做个汇报。康熙十七年,进京陛见康熙,康熙“面访江南吏治,乐其详剀”,意思是说,康熙皇帝亲自向曹玺打听江南地区的官员情况,曹玺说得越详细,康熙越高兴。此外康熙还赐曹玺蟒服,把曹玺加封为正一品,并且亲自题写“敬慎”匾额赐给曹玺。您看出来没?其实从曹寅的父亲曹玺开始,江宁织造已经有“密探机构”的苗头了。

江南三织造的先天优势,加上曹家人江南三织造的渊源关系,三织造变成密探机构,就顺理成章了。不过,曹寅,要当上江宁织造的CEO,并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顺利。

    公元1684年6月,曹玺因劳累过度,病死在江宁织造的任上,曹寅从北京赶回南京奔丧。康熙认为,可以让曹寅接管江宁织造了。有文献记载:“玺在殡,诏晋/内少司寇,仍督织江宁。”内少司寇,是曹寅当时的官职,这里代指曹寅。意思是说曹玺去世,康熙诏令曹寅接管江宁织造,在此之前,丝绸织造这种职位是没有世袭的,康熙再一次破除旧规,打算让曹寅世袭曹玺江宁织造的职位。可没想到!皇帝想让曹寅接管江宁织造这件事,并没有马上实现。为什么皇帝的想法都实现不了呢?

前面我们说过,康熙皇帝的保姆孙氏,嫁给了曹玺,可曹寅并不是孙氏的亲生儿子,而是曹玺另一个妻子顾氏生的。康熙保姆孙氏的的亲生儿子叫曹宣,比曹寅小几岁。在古代,一般认为,能接替父亲职位的,肯定是家里最有才能的儿子。康熙皇帝让曹寅接替江宁织造,而不让自己的亲生儿子曹宣接,孙氏心里就有想法了,这不是说我的亲生儿子不如曹寅么。孙氏越想越不开心。曹玺一死,曹家的内部矛盾就起来了。曹寅呢,他不仅博学多才,而且还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,他就主动向康熙皇帝提出,把江宁织造这个职位让给弟弟曹宣。可康熙是有另外的打算的呀,他是想让曹寅给自己当江南密探的呀,他怎么可能同意让曹宣接管江宁织造呢?可是让曹寅直接当吧,又伤了自己保姆妈妈孙氏的心。唉,真是左右为难啊。古语有云:清官难断家务事。现在看来,不仅清官难断,连皇帝也难断啊。各位观众,是您的话,您会怎么办?

康熙是中国在位最长的皇帝,从处理这件事情,就显示了他的处世风格和非凡的政治才能。首先,他既没让曹寅当,也没让曹宣当,而是把曹宣调到北京当御前侍卫,而且出宫的时候,常常带着他,表示对曹宣的重视,也就向孙氏表示尊重,保姆妈妈你看,朕还是很器重您儿子的。然后,他再把曹寅派去苏州,管苏州织造,而且康熙特别关照曹寅,把孙氏一起带去苏州,亲自奉养、培养感情,缓和他们之间的矛盾。曹寅在苏州干了3年,业务也熟悉了,而且他确实也非常的孝顺,感动了孙氏,孙氏对他也不再有成见。康熙见时机成熟了,就让曹寅管着苏州织造,又兼任江宁织造。又过了一年,曹寅终于顺理成章地回到南京,当上了江宁织造。大家看看,康熙前前后后花了8年时间,让曹寅正式接管了江宁织造。看得出来,这件事情上,康熙用心良苦。“治大国如烹小鲜。”我觉得康熙的这道“小鲜”,烹得真是出神入化!如果我们的企业家们,都能像康熙一样,处理问题的时候,更多地考虑员工的心理因素,更加耐心地面对各种问题,企业一定会做得更加成功!为什么康熙能成为中国古代历史上在位最长的皇帝?得人心者,得天下!道理,就在这儿。

曹寅调到南京后,江宁织造正式成为了康熙皇帝在江南的第一个密探机构。有了第一个样本,苏州、杭州只要按照这个模式复制就行了。

苏州织造的密探叫李煦。李煦又是谁?无巧不成书,他是康熙皇帝另一个保姆的儿子,也是他十分信任的人。关于李煦的故事,后面我会专门用一集的时间,给大家做介绍。

杭州织造成为密探机构,要晚一点。公元1706年,康熙派了一个叫孙文成的,去管杭州织造。孙文成又是谁?他是曹寅亲自考察,觉得能力和人品都不错,然后才推荐给康熙皇帝的。关于杭州的孙文成,今天也先放一放,后面的节目里,我会详细讲!

公元1706年,是江南三织造历史性的一年,除了做丝绸、做衣服,它们都成为了康熙皇帝不折不扣的三个密探机构。曹寅、李煦、孙文成一边管理丝绸织造,一边替康熙皇帝打听江南地区各种消息,整个江南地区的大小动态,基本上就都在康熙的掌控之中了。

那么管理江南三织造的曹家、李家、孙家,给康熙皇帝完成秘密任务后,又是如何把情报传递给皇帝的呢?写秘密奏折!

秘密奏折,还是康熙皇帝的一个发明。奏折是古代重要官文书之一,也称折子、奏帖或折奏。它始用于清朝顺治年间,以后普遍采用,康熙年间形成固定制度,奏折的内容包括言事,即一切中央、地方的政、经、军、文日常和突发事务、事件。康熙年间的奏折,要经过一级一级内阁大臣审阅,然后才能到皇帝手里。奏折的保密性不够,所以写奏折的大臣们一般心里会有所顾忌,不太敢言真事。康熙是知道这一点弊端的,所以开创了秘密奏折这个形式。所谓秘密奏折,就是将奏文写在折叠的白纸上,外加上特制皮匣,然后由写密折的人,安排可靠人手直接呈交给皇帝,不需要经过其他大臣审阅,皇帝有什么批示,也直接写在密折上,再经由可靠人手,直接发回给写密折的人所以密折里写了什么内容,外人无从得知。秘密奏折,一是保密性强,二是时效性强,充分满足了康熙皇帝的要求。所以康熙就要求江南三织造的曹寅、李煦、孙文成,打听到什么事情以后,就用写秘密奏折的形式向他汇报。

康熙四十三年,曹寅给康熙上了一道折子,大致意思是想和皇上见个面,感谢下皇上的厚爱之类的。康熙在他的折子后面有几句朱批,以前皇帝给臣子们的批复都是用朱红色的颜料写的,所以叫朱批。康熙给曹寅的朱批是这样写的,“朕体安善,尔不必来。明春朕欲南方走走,未定。倘有疑难之事,可以密折请旨。凡奏折不可令人写,但有风声,关系匪浅。小心,小心,小心,小心。”(《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桉史料》作者: 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 出版社: 中华书局出版年: 1975年)意思是说,我身体很安康,你不必亲自过来,我明年春天打算到南方走走,但是还没有确定,如果有什么情况,你可以用秘密奏折的形式向我请示,你所有的奏折都不能让别人替你写,一旦走漏风声,后果很严重,小心,小心,小心,小心。您没看错,我也没有添油加醋,这里康熙皇帝确实是连续写了4个“小心”。平时小孩子出门,我们会说“路上小心点!”;交代下属办事,我们会说“事情很重要,请小心点!”各位观众,您长着这么大,有没有谁一口气和您说过4个“小心”?没有吧,康熙皇帝就是这样对曹雪芹的爷爷曹寅说的,大家是不是觉得这康熙皇帝也有婆婆妈妈的一面嘛。其实不是,这里连续4个“小心”,正式表现出了康熙皇帝对密探工作的重视和谨慎,以及对江南三织造能不能万无一失的完成秘密任务,还有些放心不下!

还有公元1708年,康熙给曹寅写批复,再一次强调,一定要曹寅他们用密折的形式汇报。批复是这样写的“以后有闻地方细小之事,必具密折来奏。(《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桉史料》作者: 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 出版社: 中华书局 出版年: 1975年)意思是说,以后只要听到地方上的事情,哪怕是十分细小的事情,都要写密折来汇报。在大家的印象中,皇帝处理的事情,那都是国家大事,而康熙皇帝呢?竟然要求曹寅他们,把地方上芝麻绿豆大的情报,也要专门写密折汇报上来。我为了研究“江南三织造”这个课题,基本上看过江南三织造写给皇帝的所有密折。非常有意思,三大密探真的写了很多八卦新闻。哪家起火了,哪个邻居打架了,哪个官和哪个官闹矛盾。康熙都看,还都批了!难道是日理万机的康熙皇帝也想听听地方上八卦新闻,解解闷?不是的,我认为康熙皇帝是告诉江南三织造的曹寅他们,尽可能多的打听情报,好让他自己掌握更多更全面的信息,真正听到江南老百姓最基层的声音,给自己做决策提供更多参考,从而给自己的统治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苏州织造、杭州织造,也给皇帝写过很多密折。苏州织造、杭州织造也一样,康熙四十八年十月初二,苏州织造的李煦,给康熙上了一道请安折。没什么内容,不外乎关心皇帝身体好不好,表表忠心之类的。而康熙给他回了一大段朱批,是这样写的 “近日闻得南方有许多闲言,无中作有,议论大小事,朕/无可以/托人打听,尔等受恩深重,但有所闻,可以亲手/书折/奏闻才好。此话断不可叫人知道,若有人知,耳即招祸矣”。意思是叮嘱曹寅、李煦、孙文成三人,仔细打探南方的大小事情,有什么情况就用写秘密奏折的方式,直接向康熙报告。而且密折还绝对不能让人代写,必须曹寅、李煦、孙文成三个人亲自手写,写的时候也不能让人看见。康熙为了保护他三人的安全,保证情报网能持久运作,还郑重叮嘱他们,绝对不能暴露身份!

前面我举的几个例子,都很清楚地说明了,江南三织造的曹寅、李煦、孙文成给康熙皇帝传递信息的方法,就是写秘密奏折。我们看到,现在康熙留下来的密折一共有3000余件,其中江宁织造曹家人的有191件,苏州织造李煦413件,杭州织造孙文成有213件。也就是说,他们三人的密折加在一起,一共817件,占了总数的近三成。可以说,当时的江南三织造是康熙皇帝最大的三个密探机构。

江南的天气情况、粮食收成,当官的、老百姓的一举一动,都在江南三织造的监控下,而且他们可以随时向皇帝汇报。这时,江南三织造是权势可以说是通天的!有一个典故,康熙皇帝诏令苏州地区一个地方官进宫,地方官动身那天李煦就写了一封密折告诉康熙,说皇上啊,某某某已经动身了,并且还把那几天的天气情况作了一下汇报,说苏州下雪了,雪有多大等等都写的详详细细。那个地方官跋山涉水半个月终于到了京城,见到了康熙。康熙就有意调侃他,说你们这些地方官吏,不要以为朕远在京城就管不到你们,朕可是有千里眼的,你们的一举一动朕都看得明明白白呢,你动身那天,苏州是不是下雪了,而且是鹅毛大雪,下了足足三尺厚。那个地方官一听,内心十分震撼,马上伏地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。

因此大家看看,这个时期,在江南当官,谁敢得罪管理江南三织造的曹、李孙三家啊?不仅不敢得罪,还要夹着尾巴做人,万一做错了事,被曹、李、孙三家的人知道了,自己还没反应过来,说不定皇上就已经知道了,脑袋就要搬家了。这种情况就像节目一开始,我们提到《红楼梦》第四回,门子说的那样,在应天府当官,要带着一张“护官符”,“如果不小心得罪了这样的人家,不但官位保不住,只怕连性命也会保不住。”

这就很好解释,在《红楼梦》中,为什么贾、史、王、薛四大家族可以荣登“护官符”的前四位。因为他们的原型,就是江南三织造,就是康熙的密探。别说贾雨村这样小官了,就连江南最大的地方官,遇到《红楼梦》的四大家族,那也要礼让三分。

另外,大家可能还注意,红楼梦四大家族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。曹雪芹在《红楼梦》一开始,就借门子的口说了出来,“这四家皆连络有亲,一损皆损,一荣皆荣,扶持遮饰俱有照应的”。意思是说,四大家族之间都是亲戚关系,相互扶持、相互照应,是一个有机的整体。我要告诉大家,现实中,还真的有人说过和门子类似的话。谁?不是别人,正是康熙皇帝。

康熙45年,1706年6月25日,曹寅在扬州办事,康熙派了刚刚上任杭州织造的孙文成,到扬州给曹寅,传一道秘密的口谕。康熙的原话是这样的“三处织造,视同一体,须要和气。若有一人行事不端,两个人说他改过便罢,若不悛改,就会参他。《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桉史料》作者: 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 出版社: 中华书局 出版年: 1975年意思是说,三个织造机构,是一个整体,要和和气气,相互照应,相互监督。大家听听,康熙对江南三织造的这几句话,是不是和《红楼梦》里门子,是同一个意思?我认为,曹雪芹写四大家族的关系,能写出那样的话,并非巧合,而是有所出处的。这个出处,就是康熙叮嘱江南三织造的这道口谕。

江宁织造曹寅覆奏奉到口传谕旨折

江宁织造.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:六月二十五日,臣在扬州于新任杭州织造.郎中臣孙文成前,恭请圣安。蒙圣旨令臣孙文成口传谕臣曹寅:三处织造,视同一体,须要和气,若有一人行事不端,两个人说他改过便罢,若不悛改,就会参他。不可学敖福合妄为。钦此钦遵。臣寅免冠叩首,感激涕零,谨记训旨,刻不敢忘。从前三处委实参差不齐,难逃天鉴。今蒙圣训,臣等虽即草木昆虫,亦知仰感圣化,况孙文成系臣在库上时,曾经保举,实知其人,自然精白乃心,共襄公事。臣寅遥望行在,焚香九叩谢恩。理合具摺奏闻,谨具摺上奏。
朱批:知道了。

而且门子所说的《红楼梦》书里的四大家族连络有亲,我告诉大家,现实中的江南三织造,也是沾亲带故。首先苏州织造李煦的妹妹,嫁给了曹寅。孙文成,大家注意到没有,他姓孙,他就是曹寅的母亲,孙氏的亲戚。江南三织造的关系和书中四大家族一样,也是联络有亲的。

今天我主要讲了3层意思。首先,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曹雪芹家和江南三织造,有很深的渊源。历史上,曹家几代人管理了江宁织造。其次,小说中,四大家族排在“护官符”的前四位,甚至可以左右地方官员命运;现实中江南三织造,是康熙皇帝的三个密探机构。他们一样,都是权势通天的。最后,贾、史、王、薛四大家族联络有亲,和现实中江南三织造曹家、李家、孙家沾亲带故,几乎如出一折。我认为,《红楼梦》中四大家族的原型,就是康熙年间的江南三织造。

那么这个江南三织造,分别对应了四大家族的哪三家?这个既做丝绸、又当密探的江南三织造,到底替皇帝完成了哪些任务?咱们下一集,接着聊!

集团企业